新聞中心 藝術園地 散文

我眼中的父親

2023-06-16 00:00    來源:能源管控中心    作者:梁小亮

        父親今年六十九歲了;厮莺⑼瘯r期,年輕時的父親曾是一名畜牧行業的工人,每次上班前,他都會穿上灰色的工作服,微微整理兩臂上套著的,有點褪色的袖套,等到傍晚回來,他總是會先拍一拍身上的土,洗過手后,用寬大而又粗糙的手掌摩挲我的額頭。那時的他雖是一名工人,可干的仍是許多農活,養馬、噴農藥、種地……每年夏天,在正午的時候,總能看到父親背著大大的藥桶,喘著粗氣走進家門,舀起水,仰頭一飲而盡,豆大的汗珠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格外明亮。父親從不說辛苦,他干著樸實而又辛苦的工作,在那個并不富裕的年代,用雙手托起了我們一家的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后來,我長大了,父親也退休了,可他卻閑不下來,將自家地里照顧得妥妥當當的同時,他還會找些別的事情來做,他做過土工,做過小生意,賣過菜,也曾賣過爆米花和烤地瓜,父親的身上似乎有著用不完的技能。我印象最深的還是父親賣烤地瓜,父親是個干活十分細致的人,他總是會把木柴堆放得整整齊齊,地瓜洗得干干凈凈,開著小三輪拉著爐子到城里賣烤地瓜,在爐火的映射下,父親臉上的皺紋似乎更重了些,頭上的白發似乎更多了些。冬日的夜晚寒冷刺骨,每每看見他在寒風中瑟縮,我都十分心疼,想讓他歇下來到城里享福,可他總是笑著對我說,他還沒老,閑不下來,總得干點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每到過年的時候,父親給我印象最深的便是那潔白的豆腐。父親做的豆腐在老家遠近聞名,他做的豆腐白皙滑嫩,十分美味。臨近年關,家家戶戶對于豆腐的需求量就會大一些,起初父親只做夠我家和親朋好友所需的豆腐,慢慢,父親做的豆腐名氣傳了開來,上門買豆腐的人漸漸多了起來,他便做起了豆腐的買賣。每次有人上門訂豆腐,父親都會拿出筆記本來,仔細記錄下每一位客戶的信息,隨后便開始熬制豆腐,由于需求量越來越大,父親每次都得熬到凌晨兩三點鐘,甚至通宵,在白天休息的那幾個小時里,他就會開著小三輪車挨家挨戶去送豆腐。近年來,他年紀大了,可每年到做豆腐的時候,他仍在夜夜熬制豆腐,我們不放心他的身體,他卻反駁道:“我現在歲數大了,不需要那么多覺,而且大家吃我做的豆腐放心,那我就多做些。”他就是這樣一個人,永遠都是那么勤勞、樸實。

        歲月不居、時光如流,父親已年近古稀,而我也已為人母,面對自己的孩子,我似乎能慢慢理解父親的做法,不管在什么情況下,總得做些什么,讓兒女的生活更好一些,而他那質樸而又濃烈的愛,一直在默默支撐著我,鼓勵著我。

        每每回憶到父親的點點滴滴,我的腦海中總會響起一首歌:“時光時光慢些吧,不要再讓你變老了,我愿用我一切,換你歲月長留……”

上一篇: 父親的愛
下一篇:韓城餛飩
-->
  • OA系統
  • 企業郵局
用戶名:
密 碼:
友情鏈接:
網站首頁 | 公司簡介 | 建言獻策 | 企業郵局 | 聯系我們
行政管理部:0913-5182286 黨群工作部:0913-5182082 品牌營銷部:0913-5182135
  
版權所有 陜西龍門鋼鐵有限責任公司 © 2014 陜ICP備05004228號

陜公網安備 61058102000140號

在线观看精品国产福利片..._18精品毛片久久久久_久久精品国产2019国产精品_好色先生香蕉视频